登錄 | 注冊

想念武漢

2020-04-02 11:25 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疫情結束,最想去的地方一定是武漢。因為朋友在武漢上學的緣故,大學四年時間里我去過三次武漢,現在想來,還會記起那時的恣意。武漢,可以說得上是我熟悉的城市了。

  初次到訪武漢是2016年4月,心心念念地去看老校長茅以升先生主持修建的武漢長江大橋。登臨晴川閣遠眺,浩蕩江水川流不息,“一橋飛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”,是何等壯闊。夜幕降臨,與友人漫步長江大橋,在千余米長的大橋上,世界只剩下耳邊的風聲、腳下的江水和頭頂的星空。從橋的這一端走到那一端,看起來路途遙遠,但那只是“遠行”的第一段。由于當時武漢各處的施工路段較多,我們繞了好遠的路,甚至還從工地里穿行了一段兒,才輾轉回到位于江漢路的住處。那樣的夜晚,路旁靜悄悄的,地面濕漉漉的,被無數山林草木擁裹著水霧,我們就一路的走著,唱著跑調的歌……

  回想起來,每次我去武漢,必然下雨。武漢在我印象里也總是云蒸霧繞,縹緲的水汽遍布城市的角落,建筑、樹木、江水,一切都像是在水墨畫中那般。記得有一次我們騎車在武漢東湖的綠道上,兜兜轉轉幾個彎,路旁的景物換了又換,天空中還飄著零星的碎雨,待停下來回望,來時的路已經湮沒在霧靄中,不辨方向。來到磨山景區,雨絲打在櫻花嬌嫩的花瓣上,樹枝在風中輕顫,這樣的條件下拍照是很艱難的——一拿起相機,風就像是和你作對似的,呼呼地吹起來。你就只能無奈舉著相機,等著風停下來。等呀等,過一會兒,風終于吹累了,趕緊按下快門,“咔咔咔……”

  雨后的櫻花別有一番風味,嫩芽發著新綠,淺棕的枝頭舒展身姿,一切都不染纖塵,透著春天的清秀。

  當然,有時候雨水也并不是那樣讓人愉快。要是碰上梅雨季節,天空常常陰得像一塊灰色的幕布,只有連綿不絕的雨,一直下,一直下。地上的積水洇濕了褲腳,更打亂了為拍照精心梳洗的頭發。那是我最近一次到訪,可以算得上是畢業旅行了。冷颼颼的雨水和屋內的溫暖形成強烈對比,那時我們幾個伙伴只想著快回住處,洗個熱乎乎的澡,再點份兒熱干面和酒釀圓子,舒服地趟在沙發上吸溜著,無限愜意。

  武漢的路邊,總有新鮮事物等待被發現。熱干面自不必說,那是武漢最有特色的美食。楚河漢街附近的醬香小土豆、無名氏臭豆腐也令人口水直流,臭豆腐焦焦的外皮酥脆爽口,內里卻是嫩滑的。還有一種叫地瓜的水果,看外皮并不起眼,水蘿卜的形狀,土黃色的果皮,把皮剝了便可生吃,那是一種很神奇的口感,甘甜爽口,吃起來是種脆生生的甜。不過我最愛吃的還屬武漢路邊賣的新鮮荸薺了,脆脆的口感,鮮甜的汁液,這是北方街頭少見的美味。每當我準備返京時,都要在路邊買上一袋荸薺,回程的火車上嘎吱嘎吱吃著,滿滿都是回憶。

  有一次回程,我把隨身書包落在了高鐵候車室,當我發現時,已經在飛馳的列車上了。我急忙找了列車長,打了12306,也聯系了鐵路民警,只恨自己的馬虎大意。大約半小時,我收到了來自武漢站服務臺的電話,說是候車室的工作人員找到了我的書包。我大喜。服務臺同我核對信息和書包內物品后,我想要酬謝他們,畢竟對我來說,書包里的物品真是太重要了。但是那名工作人員拒絕了我的酬謝,他說,“作為一名鐵路工作人員,這是我們應該做的”。至今想起這句話,我依然感動不已。

  武漢是有溫度的,即使絲雨綿綿,也擋不住武漢的甜,擋不住武漢人的真誠。我想念武漢,想念在武漢的點滴時光,也盼望著早日重游武漢。

 
附件下載:
標簽:

相關閱讀:

用戶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網友評論:

江苏七位数19130